遠超預期的家訪, 接近現場的感覺

日期 : 2018年 12月20日

作者:Fred

小書僮:Edmund 60仔


今次的家訪對象是創立御品的 Chris,我(60仔)只負責器材介紹部份,因我未有機會聆聽過,不能寫聽後感,這篇是我朋友 Fred 所寫的家訪報告,他在香港演藝學院就讀音樂碩士,主修單簧管(Clarinet)演奏,在近幾年積極出國參與法國、東京、大阪等的國際音樂節進修,現在於不同的名校任教單簧管,並有參與職業樂團的演出包括Hong Kong Pan Asia Symphony Orchestra, Hong Kong Professional Winds, Modern Symphony Orchestra等,還曾經在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的 HKAPA Side by side program 於Jaap的指揮下演奏 Tchaikovsky Symphony No.4, 他本身也是一位發燒友,他希望寫一篇家訪報告,因為實在太超出他所預期的效果,但他怕文筆唔好,唔敢寫,我説閲讀的發燒友是要睇最真實的內容,寫分享文並非要去參加作文比賽,大家看得明白便可以,於是我自動請纓,提議由我負責寫器材介紹,他負責寫聽後感和偷了什麼師。因為我採訪過 Chris,讓我知道一些背境資料和配搭上的橋妙之處。

首先由我介紹一下器材: 

JMF Audio 3.7 Universal Transport

JMF Audio 2.2X DAC

JMF Audio DP-5 Digital Cable AES/EBU

Riviera Lab APL-01 preamp

Riviera Lab AFM-50 Mono amp

Göbel Epoque Reference Speakers

Speaker cable: Skogrand Stravinsky (flagship speaker cable)

Vertere HB Phase Management Center

JMF PCD302 AC conditioner

Tripoint Troy Signature Ground Filter

Interconnect: La Sound Olympia from DAC to Preamp

From preamp to poweramp: Kappa by Arya Audio

Göbel 是來自德國的喇叭品牌,Göbel 年輕設計師名字是 Oliver Göbel,除了喇叭外,還有生產線材。 Göbel 這個名字,可能你會覺得陌生,如果我話俾你聽,2017年 AE 超級音響展中身高8尺的喇叭,Divin(神曲) 正是 Göbel 出品,你可能會有印象吧。2018年 AE 超級音響展,展示了體型較小的小神曲。

Epoque Reference 揚聲器是上一代産品,最新型號是 Epoque Aeon Reference, 靈敏度由上一代的 82dB 增加至86dB,高中音單元(長方形,樣子似 Tablet) 被稱為 Carbon Excellence Bending Wave driver, 基於通過樂器發出聲音的原理,花了15年時間所硏發出最接近自然的聲音,它能覆蓋的頻率相當廣闊( 覆蓋7個 Octave) ,由170Hz 至 31000Hz,全由這一隻 Carbon Excellence Bending Wave driver 單元負責,接近全音域,這隻單元的前擴散角度接近180度(28Hz-31000Hz), 向後發聲的擴散角度也是接近180度(170Hz 至大約4000Hz)。 170Hz 以下由4隻直俓7寸鋁製長衝程低音單元和8隻7寸鋁製長衝程被動幅射式(passive radiator) 單元所負責,Carbon Excellence Bending Wave driver 的前方上下和後方上下的4隻低音單元才是 active,一隻喇叭有多達13隻單元。170Hz-4000Hz 已經涵蓋了人聲所能發出的頻率,甚至包括了大部份樂器(不包括能發出低音的樂器)的基音,好處是相位差極低,能輕易展現出立體的音像和極佳的定位感。選用7寸低音單元,是因為高中音的速度極快,如低音單元尺寸太大,速度跟不上。

epo_ref

Epoque Reference 的缺點是靈敏度超低,只有 82dB/W/m,在我印象中,只有 BBC 的 LS3/5a 才有如此低的靈敏度。阻抗 4 ohm,分頻點 160Hz,頻率響應,28Hz-31000Hz。聲箱為聲學優化的防彈多層複合材料,由大型鋁塊製成的重型面板,底座43.6cm闊和55.7cm深,高度203cm,重量達180kg。 靈敏度低,需要大功率擴音機推動,在2015年 AE 超級音響展,用上 Trinity 後級推動 Epoque Reference。

Chris 試了幾款大功率後級,包括 Trinity,效果也未能讓他完全滿意,他説不是 Trinity 不好,是兩者不夾,他發現要推好 Epoque Reference, 需要強大的推動力,但絕對不能高 damping factor。高 Damping factor 數值表示放大器擁有能控制揚聲器錐盆移動(特別是接近單元低音域的共振頻率) 的能力越高。低音單元只有7寸直俓,高 damping factor 把低音勒死,完全沒有彈跳力。什麼數值才屬於高、中或低 damping factor?我不清楚。以前的擴音機的 damping factor 值是幾百或以下,甚至沒有列明,第一個我知道擁有高 damping factor 的牌子是 Spectral,之後我知道有 Burmester 和 Soulution, damping factor 高達幾千,甚至過萬,市場上應該還有不少高 damping factor 的牌子,只是我不知道而已。胆機的 damping factor 較低, 300B 的型號 damping factor 值可能只有10以下。Chris 試了多款擴音機後,最近才發現大電流和細 damping factor 值的擴音機最適合用來推動 Epoque Reference。Riviera Lab APL-01 前級和 Riviera Lab AFM-50 單聲道後級(50w Class A) 推動最為理想。是貨真價實的 50w 純A, 並非只有頭幾瓦是純A 的大輸出後級可比。根據 Chris 的資料,AFM-50 的 damping factor 大約只有十幾,這是配搭上的橋妙,大 damping factor 後級配大尺寸低音單元和低音量多的喇叭,細 damping factor 後級配快速細低音單元的喇叭,相當合理,當然真係要夾過才知道合不合配,不能紙上談兵。

APL_01

APL_01_2

AFM_50

幾年前因為 Epoque Reference 靈敏度非常低,太難找合適配搭的擴音機,Chris 才想 Göbel 設計出高靈敏度的喇叭,可以和更多不同牌子的擴音機配搭,神曲(Divin) 因此應運而生,神曲的靈敏度有 98dB/W/m。擁有98dB 或以上靈敏度,以前只有號角喇叭才會有,我是第一次見傳統單元喇叭可以有這麼高靈敏度。神曲身高8尺,闊2.6尺,3.7尺深, 420kg,體型實在太大,可以容納得下的聽音空間應該不多,電梯和大門也没法通過吧。在2018年 AE 展,就展示了小神曲(神曲德望,Divin Noblesse)。Divin Noblesse 168cm 高,56cm 闊,82cm 深,260kg,靈敏度 95dB。

神曲德望在 Anechonic chamber(無殘響室) 的短片:

https://youtu.be/qnwcZmaRbJs

前向發聲由 28Hz-31000Hz,能夠做到180度擴散角度,我相信把喇叭平擺(不作任何 Toe in) 也可以,我估計喇叭向左右兩旁伸延能力應該十分強,音場相當闊,因為擴散角度闊,兩隻喇叭之間的距離應該不能太近,否則有可能中間能量過強,甚至一邊喇叭的音像走到另一隻喇叭那一邊。

能夠前後發聲(Dipole) 的喇叭不少,例如屏風、靜電喇叭,或者在背後裝有單元,例如 Infinity IRS-V 和 Genesis I,MBL 或 Elac 4pi(超高音) 還可以360度發聲。前後發聲,能增加音場深度和空間感。Epoque Reference 只提及後向發聲 28Hz-4000Hz,有 180度擴散角度,没有提及4000Hz 以上,其實由 28Hz-4000Hz 能夠以接近360度發聲已經足夠,已經包含了差唔多全部樂器的基音,除了可以下潛至16Hz 的 organ 和比正常88鍵鋼琴多了9個低音鍵的 Bosendorfer Imperial Concert Grand piano,1.8米直俓鬼太鼓好像只下潛至28Hz, CD 內頁寫著30Hz 以下,大提琴、double bass、鋼琴和套鼓等大型樂器,極大可能可以呈現出更立體更3D的音像,可惜我未有機會親耳聽過。

JMF Audio 來自法國,公司在1974年成立,早年從事高頻和紅外綫遙控設備的工廠,硏發的技術和產品主要應用在工業和國防,1985年才創立音響部門,我並未聽過 JMF Audio 這間音響公司,原來 JMF 在專業領域是十分之有名,著名錄音室也會採用他們的産品,標榜以高清錄音,錄音效果超卓的挪威唱片公司,2L 也採用 JMF Audio 的産品。Lindberg Lyd (2L), Norway, 2016 (古典和爵士),榮獲28次 Grammy Awards 提名,公司老闆兼製作人 Morten Lindberg 採用 JMF Audio PCD302 電源處理器和 JMF 電源線給錄音器材使用,從而獲得最自然音色。

PCD302

PCD302_inside

以下是更多關於 JMF Audio 在專業領域上的客戶資料:

http://jmf-audio.com/referenceshome_en.htm

JMF Audio 3.7 Universal Transport 可以播放 CD/SACD/Blu-ray Pure Audio,轉盤部份是 JMF Audio 自家設計和生產,JMF Audio 認為要做出一個好的數碼轉盤,需要多方面的要求,數碼時鐘要準確,需要阻隔EMI 的干擾,避振是十分重要,轉盤部份需要堅固外還需要造功的準確度,Blu-ray 碟轉動時十分快速,要盡量做到寧靜,高速轉動時會引起氣流移動,JMF Audio 也有在這方面做功夫,鐳射頭對周圍的光線極其敏感,重達2kg 的零諧振頂蓋,運用液壓輔助開啟,空氣和油阻尼關閉裝置,全機重量超過 30kg。

詳細資料請看官網:

http://jmf-audio.com/dmt37_en.htm

DMT_3_7

DMT_3_7_2

Riviera Lab 成立於2017年1月,是一間意大利的音響公司,Luca Chiomenti 是公司的設計師和工程師,他從90年代已開始設計和生產音響器材。

以下是 Riviera Lab 網頁內的技術概述:

We must go back to the beginning. An audio amplifier must reproduce a signal with the highest fidelity… for the human ear, not for instruments. This is the point.

It is critical:

1) to understand some aspects of the functioning of the human earing system and, consequently

2) to defin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eproduced signal for the human ear, not for an electronic measuring system.

Luca Chiomenti 的設計理念是他認為擴音機需要重播最高傳真度給人類的耳朵,並不是給儀器。

1) 需要了解人類耳朵系統功能如何運作

2) 定義人耳如何接收訊號的特徵,而不是電子測量系統

更詳細的解釋,請看網頁內的分享:

www.rivieralabs.com/en/project/technology/

音響器材經過精密儀器量度,確保擁有極低失真和線性,理論上是完美,但係人類的耳朵的聽覺並不線性,Luca Chiomenti 巧妙地把擴音機的輸出特性符合人耳的接收能力。

Vertere HB Phase Management Center(電源相位排插),我在以下一篇已經提及過我的聽後感,不再重複。

http://www.hiendtower.com/?uid=203.0.0.0

Vertere

每件器材會出現正或負電相的原因,有可能是火牛的 primary winding or secondary winding 繞線的方向反了,就算有多加注意,也有可能是 non-polar(非極性) 零件安裝在電源線路上時裝反了。

電源錯相會有以下特徵:

1) 音場,定位低了,音場還會有壓縮感。

2) 音場沒有那麼開揚和少了空氣感,各樂器之間的空間少了(樂器分隔度差了)。

3) 動態有少少壓縮

4) 人聲的活生感差了

60仔寫的部份已完結,以下是 Fred 分享的精彩部份,雖然 Fred 和我寫的兩篇,篇幅已經佷長,内容也相當多,但是我覺得還未能把 Chris 的發燒精粹完全道出來。


作者:Fred

在一套音響系統的重播中,可以重現當時演奏者的演繹方式, 是一種很奇妙的事。若然它能夠重現貼近現埸的情境和氣紛,實在更是難得。


對於各樂器在樂團裡的排位準確性,與及不同樂器的質感,甚至是整隊室樂團的扇型排列,以致樂手的演繹風格等,對於主修古典音樂的我,確實對重播水準有強迫性的客觀要求。


而這次我能夠有幸到訪 Audio Exotics - Chris 的住所,實在是大開眼界而且學習到不少。認識他前,我認真投放資源在音響器材是在大概 4 年前,意識到 Portable 音響的局限後,便由朋友介紹下開始了這個旅程,途中遇到了不少歪路,也有一段時間聽得不順心。轉捩點是認識了Marvel Music的KK Wong,我是透過他的介紹才認識AE的。


從A.E 購入不同産品後,我開始認為Chris 的眼光十分獨到。在反覆調整下,現在終於擁有一套接近理想的系統。我一直十分好奇AE為什麼屢屢能夠在眾多廠商中挑選出獨特兼先驅性的牌子。我被邀請到他家裡聆聽這系統後,才真正了解到他的音響哲學和發展公司的理念。這次家訪,最令我發人省思的並不是器材價位和品牌的流行度,而是配撘技術所需知的基本。這次家訪絕對能夠令我明白在環境限制下,他是如何做到準確聲音定位,以及華麗的音樂感。


要說一下系統的搭配,Chris 所用的喇叭是 A.E.代理的一款比較獨特的喇叭Epoque Reference。首先要介紹的是喇叭中間位置形狀比較特別的單元,它負責 170Hz- 31000Hz 的頻段,意思是在這超廣闊頻段中是沒有衍接的問題,因為沒有相位失真。而其他的單元是負責 170Hz 以下的低頻,安裝在喇叭的前面板和背後。 他解析這套喇叭的靈敏度是相當低(因為中間那個長方形的單元), 所以需要一個非常有力的後級去推這對喇叭。


可是事情不是這麼簡單,他還要考慮 Damping Factor 的因素。如果只去選擇力量十分足夠的後級去推,細小的低音單元會被 damp 死。考慮了這個因素後,他決定選用由意大利音響泰斗Luca Chiomenti 所設計的 Riviera Audio Labs AFM-50 膽石混合 50W Class A 後級。在高音壓(SPL)的情況下,這台功放的「失真分佈」是和人耳的「失真分佈」一様的。由於人腦在高音壓的情況下,自然會產生腦電波把「失真」消除,所以此功放是特別為人耳系統所設計的。Chris 指出這台後級的 damping factor 剛好跟這對喇叭非常配合,在足夠驅動這對喇叭的同時也不會 damp 死低音單元,這樣聲音才會有活力。


在理解了這一些概念底下,我開始明白一定要首先明白每件器材技術上的特性。另一例子,如果訊源的 gain 太大,前級會過載(overload)。


JMF Audio DAC 2.2X 的 output gain 沒有overload 前級的 input stage。Overloading 的特徴往往是前級的 volume 扭少少就已經好大聲。Chris選擇了DAC的High Gain setting (在full digital input下的analog output gain 是 5Vrms;low Gain setting 是 2.7Vrms) 進入 Riviera Lab APL1 的 transformer coupled 的 input stage。這個 input stage bandwidth 夠濶,High Gain 的 DAC output 沒有把它 overload。大部分錄音,APL-1 的volume 也在10:00 至 1:00 的位置。如果沒有仔細觀察這些 technical parameters(技術參數),換什麼線材也解決不了。


music

我們首先聆聽的是 Diabolo: 28 Classical Audiophile Examples & Test Signals 的第六首樂曲 Dorati 的 Divertimento for Oboe Solo and Orchestra: IV. Bergamasca. Presto By Antal Doráti。這雖然不是大編制的樂曲,但由樂段開始已經在考驗著器材的定位、音場、分析力和樂器質感。在開首多種樂器在不同方位作出 thematic 的 imitation 已是一個考驗,這系統卻完全無難度地表達出各樂器的定位。可是最令我感到驚訝和誇張的是那個定音鼓的所在遠處的定位、深度、和質感。


由於 Percussion 一向是在樂團最後方,所以這些樂器在層次感的表達可以考驗音場深度。 這系統可以說是比相片中的窗簾更深後了一點,HiFi友說的"穿牆"就是這個意思吧。之後就是雙簧管進入的樂段,然後是單簧管和長笛的對答。由於 Oboe 是獨奏樂器,所以是在樂團的正前方,而其它木管樂則在弦樂後排,這套系統的層次感可說是非常分明。後排木管的定位也非常準確,能準確地聽到樂器的定位,對我來說是一大享受,也是一個十分大的驚喜。


之後再聽的是我帶來的 CD - London Winds 的 Mozart Serenade。音場表達和現埸感已經是沒有什麼可以挑剔,尤如置身於觀眾席,但是木管樂的聲音有點臃腫。由於這CD在自己的系統聽了不少次,而且也曾現場聽過他們的表演,所以我直接對Chris說出了問題所在。


他做了一個實驗,就是把喇叭拉前一點,令後面有更多的空間。他沒說理論,我們再聽一次這個錄音,發現之前的問題已經解決,空間感變得更闊更深,還要更通透! Gobel 這對喇叭發聲的關鍵在於喇叭和後牆的距離是否足夠令從後發出的低頻反射到前方,如果後方空間太少,低頻就會困在後面。聽了他的解釋,覺得自己的思考模式常常困在器材的質素與其價位的合理性,卻完全忽略了配撘所需要認知的 technical parameters。這又再次證明了他是一位除了懂得找好牌子以外,也是一個極致的發燒友。


在這之後,我們再次換回第一隻 CD 的 Divertimento for Oboe Solo and Orchestra: IV. Bergamasca,這個音場深度是我聽過最誇張的,不只是穿牆了一點點,而是穿了起碼一至兩個階磚!空氣感也變得更豐富,雙簧管的獨奏更有音樂感和通透。 就是把喇叭輕微移動了一點,效果竟然是那麼誇張,比換線換機來得更實際更有意義。接觸過不少 HiFi 友,只懂得不停換器材,卻忽略了關鍵喇叭擺位的關鍵。原來是這麼一點點的調整,出來的效果是意想不到的。


在講解 technical parameters 的時候,Chris 介紹 了Vertere 的 HB Mains Distribution Block。這個不是任何電源處理器,而是這一件用來處理電相正負的儀器。只需要在 Mains Distribution Block 上直接轉換正相和反相,通過自己的測試來分辨出該器材的正確電相。值得一提的是在轉電相的過程是不會出現斷電情況,即是可以開著器材進行測試。由於他在我到來之前巳經測試好了正反電相,所以他要把反相的器材重設為正相給我聽。在他說 AB 測試時,其實我十分害怕進行這個測試,因為我擔心耳辨不到。


我們重播那首 Dorati 的作品,正相時的音埸深度,立體感、質感等,比反相時"蒙"了很多。只聽了十秒我便對身後的他說,相差十分遠! 可見這個Vertere 的產品非常強勁,這並非換多貴的喇叭線或電源線能解決的問題。我有點擔心反電相的安全問題,他説 Vertere 做了安全裝置去確保正反相切換沒有安全性的問題。


我十分好奇為什麼會有反電相的存在,他說是因為機器的火牛所繞的方法會影響器材的電相,所以有一些器材是用反電相會比較好。我不是完全明白,更不知道正反電相調整原來對系統影響有多大,但結果證明一切。可見他對technical parameters 的認知和重視真的不是一般的簡單。往後我更直接找Vertere創辦人Touraj Moghaddam問過究竟,他的深度回覆極為震撼。原來內部的接線也全用了 Vertere HB Power cables,用料是非常足夠。

Vertere_2

在這之後,我開始觀察一下客廳的情況,發現 Chris 花了不少精神時間在Room Acoustics treatment。他常常測試不同的 room acoustic 產品,他用上了日本的Audio Replas 的 diffuser 在牆的角位以及右牆的 1st reflection point (第一反射點)。 他示範把右牆的 diffuser (圖下紅圈的位置) 拿走,聲音立刻變得混濁,右邊的結像凌亂,而且音場下塌,音色不平衡,真的想像不到一小塊的 diffuser (不是 A.E.代理)也起了這麼大的作用。他不是只顧器材線材,更不是只清一式用他自己代理的品牌,這是我們值得學習的地方。

Reflection

他的住所並不是一個為音響而設的地方,而是跟很多人一樣需要顧及家人的需要。例如圖中左邊的是鞋櫃,右邊是書檯,右邊後方有一條走廊,客廳天花上更有一個很闊的橫樑在皇帝位與喇叭中間,可是,在這套系統出來的聲音,完全聽不到房間的存在,所有牆壁隠形了!

D5

D1

總結而言,由喇叭的擺位,room acoustics的認知,喇叭與後級的配搭,甚至電相位的驚人重要性等,對於我是非常難得的體驗及學習機會。在處於兩小時高音壓下的近場聆聽(Near-field listening) ,我完全感覺不到絲毫的疲累,相信是因爲Riviera labs 的前後級所用的線路十分創新,他們的器材不是只著重measurement,失真當然是愈低愈好,但人耳的構造跟量度儀器並不一樣,人耳是一個Non Linear的接收系統,而量度儀器卻是相反。


Riviera Lab 的理論是:只要在特定的音壓水平(SPL)之上,器材的「失真分佈」是和人耳的「失真分佈」是等同,人腦便自然會產生腦電波把「失真」消除;再一次不得不佩服Riviera Labs 創辦人Luca Chiomenti 把這個Neuro-sensory 的觀點放進功放線路設計上,讓我們能更舒適愉快地享受不同音樂。


這次的家訪實在獲益良多,我希望將來再為大家分享,並感謝各位讀者把這非常長篇的聽感閱讀到最後。